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速览 > 正文

UNEP发布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全球评估报告

发布时间:2021-12-16 15:00
阅读:

2021年10月21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发布题为《从污染到解决方案: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全球评估》(From Pollution to Solution: A Global Assessment of Marine Litter and Plastic Pollution)的报告,评估了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的严重程度,并审查了现有的解决方案和行动。评估表明,从源头到海洋的所有生态系统,都面临着来自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日益严重的威胁。报告指出,各国政府需要采取紧急行动来应对这一日益严峻的危机。

(1)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的数量一直在快速增长。如果不采取行动,到2040年,向水生生态系统排放的塑料垃圾预计将增加近2倍。尽管目前采取了各种举措,但海洋中的塑料数量估计仍为0.75~1.99亿吨。对全球陆地来源的排放量估计根据所使用的方法不同而有所差异。在常规情景(business-asusual)下,如果没有必要的干预措施,进入水生生态系统的塑料垃圾数量可能会从2016年的每年900~1400万吨增加到2040年的每年2300~3700万吨。如果采用另一种方法,进入水生生态系统的塑料垃圾数量可能会从2016年的每年900~2300万吨增加到2030年的每年约5300万吨。

(2)海洋垃圾和塑料对所有海洋生物都构成严重威胁,同时也影响气候。塑料占海洋垃圾总量的85%以上,对鲸鱼、海豹、海龟、鸟类和鱼类以及双壳类、浮游生物、蠕虫和珊瑚等无脊椎动物造成的影响包括缠绕、饥饿、溺水、内部组织撕裂、窒息、缺氧和缺光、生理应激和毒理学损害。塑料还可以通过影响海洋、淡水和陆地系统中的浮游生物和初级生产来改变全球碳循环。海洋生态系统,特别是红树林、海草、珊瑚和盐沼,在固碳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对海洋和沿海地区造成的破坏越多,这些生态系统就越难抵消碳排放和保持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当塑料在海洋环境中分解时,它们会将微塑料、合成纤维和纤维素纤维、有毒化学品、金属和微污染物转移到水域和沉积物中,最终进入海洋食物链。微塑料是对人类、鱼类和水产养殖种群有害的致病菌的载体。当微塑料被摄入时,它们会导致基因和蛋白质表达的改变、炎症、进食行为的中断、生长减缓、大脑发育的改变以及呼吸频率的降低。

(3)人类健康和福祉受到威胁。露天焚烧塑料垃圾、摄入被塑料污染的海产品、接触通过塑料运输的致病菌以及将相关物质泄露到沿海水域,都对人类健康和福祉构成风险。微塑料可以通过吸入和皮肤吸收进入人体。人类通过海产品吸收微塑料可能对沿海和土著社区构成严重威胁。在海洋环境中接触塑料相关的化学品与人类健康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然而,一些化学品会对妇女等人群的健康造成严重影响。海洋塑料对社会和人类福祉有着广泛的影响,它们可能会阻止人们参观海滩和海岸线,享受体育活动和社交互动带来的好处,以及身心健康的全面改善。

(4)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对沿海社区的生计以及航运和港口业务构成严重威胁。2018年,全球海洋塑料污染对旅游业、渔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影响,加之清理等其他成本,总的经济成本估计至少为60~190亿美元。如果政府要求企业按预期数量和可回收性支付废物管理费用,到2040年,预计塑料泄漏到海洋将给企业带来每年1000亿美元的财务风险。相比之下,2020年全球塑料市场估计约为5800亿美元,而海洋自然资本损失的货币价值估计高达每年2.5万亿美元。

(5)海洋垃圾和塑料是威胁的倍增器。海洋垃圾和塑料构成的多重和级联风险使其成为威胁的倍增器,它们可能与气候变化和海洋资源过度开发等其他压力因素共同造成比单个因素更大的损害。海洋垃圾和塑料的直接影响导致关键沿海生态系统的生境改变,影响当地粮食生产,破坏沿海结构,导致广泛和不可预测的后果,包括沿海社区丧失对极端事件和气候变化的恢复力。因此,需要在更广泛的累积风险中对海洋垃圾和塑料的风险进行评估。

(6)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的主要来源是陆地。1950—2017年,塑料累积产量为92亿吨,其中约70亿吨成为塑料垃圾,约3/4的塑料垃圾被丢弃和填埋。微塑料可以通过分解较大的塑料物品、垃圾填埋场的渗滤液、废水处理系统的污泥、空气传播的颗粒(例如轮胎和其他塑料物品的磨损)、农业径流、船舶破损和海上货物意外损失进入海洋。洪水、风暴和海啸等极端事件会将沿海地区以及河岸、海岸线和河口堆积的大量垃圾带入海洋。1950—2050年,全球塑料累积产量预计将达到340亿吨,减少全球塑料产量和塑料垃圾进入环境迫在眉睫。

(7)海洋垃圾和塑料的移动和积累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海洋垃圾和塑料的移动受潮汐、洋流、海浪和风的控制,漂浮的塑料在海洋环流中积累,下沉的塑料物品集中在深海、河流三角洲、泥带和红树林。从陆地到近海水域和深海沉积物的积累之间可能有很大的时间间隔。在一些环流中发现的漂浮塑料有一半以上是在20世纪90年代及更早的时候产生的。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热点地区可能对生态系统功能和人类健康造成长期、大规模的风险,主要包括地中海、北冰洋、东亚和东南亚地区。

(8)技术进步和公民科学活动的增加正在提高对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的检测,但测量的一致性仍然是一个挑战。在有效且可负担的全球观测和调查系统方面以及在物理与生物样本中检测和量化垃圾和微塑料的协议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由于物理和化学特性的高度可变性,以及不同采样和观测平台及仪器之间需要更大的一致性,科学家仍然担心,在测定不同生境中发现的微塑料绝对数量时,采样存在偏差。

(9)塑料回收率不到10%,与塑料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也很大,但一些解决方案正在出现。在常规情景下,全球城市固体废物管理成本预计将从2019年的380亿美元增加到2040年的610亿美元。到2040年,基于传统化石燃料的塑料生产、使用和处置排放的温室气体预计将增加至约2.1 GtCO2e(十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占全球碳预算的19%。如果采用另一种方法,2015年塑料排放的温室气体估计为1.7 GtCO2e,预计到2050年将增加至约6.5 GtCO2e,占全球碳预算的15%。一个主要的问题是塑料回收率很低,目前不到10%。仅在分类和处理过程中,废旧塑料包装的价值估计每年损失800~1200亿美元。带有可生物降解标签的塑料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在海洋中降解,可能对生物个体、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功能构成与传统塑料相同的风险。单一的解决方案不足以减少进入海洋的塑料数量。在塑料生产和使用的整个生命周期,需要采取多种协同的干预措施。目前,这些干预措施包括循环政策;逐步淘汰非必要、可避免和有问题的产品和聚合物;税收和收费等财政工具;押金退款计划;扩大生产者责任计划;可交易的许可证;取消有害补贴;更安全的替代聚合物和添加剂的绿色化学创新;改变消费者态度的举措;产品再利用的生态设计等。

(10)各级正在取得进展,一项全球协议可能即将出台。全球、区域和国家层面采取了更多的行动,以遏制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目前,已经有一些减少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的国际承诺,特别是陆地来源的垃圾和塑料污染,以及关于塑料贸易或减少对海洋生物影响的若干国际协定和软法律(没有法律约束力)文书。然而,自2000年以来达成的国际政策中,没有一项包括限制塑料污染的全球性、具有约束力、具体和可衡量的目标。这促使许多政府以及企业和民间社会呼吁制定一项关于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的全球协议。

转载本文请注明来源及作者:中国科学院兰州文献情报中心《资源环境动态监测快报》2021年第20期,廖 琴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