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智库观点 > 专家观点 > 正文

中国生物农业发展应采取六大发展举措、实施六大发展战略

发布时间:2018-08-22 00:00
阅读:

  编者按:本文选编自《中国生物农业发展战略研究》一书,此书是国内第一本介绍生物农业发展战略和政策研究的著作,由中国科学院西北生物农业中心和中国科学院兰州文献情报中心组成的战略研究团队共同主持完成,杨星科、马齐、高峰等编著,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国科学院兰州文献情报中心董利苹、高峰、古志文、靳军宝、李延梅、任珩、田晓阳、王君兰、赵勇、郑玉荣参与编写。 

  一、深化农业管理体制改革,实施政策环境营造战略 

  生物农业产业战略和政策研究要坚持科技与经济紧密结合,提出适合我国生态资源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生物农业发展战略和政策体系,促进生物农业全产业链现代化持续发展。要将生物农业作为现代农业的主要发展形态和模式,在各项农业发展规划中予以重点扶持。根据区域生态环境差异,恰当布局有机农业、绿色农业和现代农业生物技术产业的合理发展区间。针对农业生物技术、生物型农业生产资料、种养殖产业的不同环节,研究设计差异化的产业促进策略和政策激励措施。 

  研究完善引导生物农业企业加大长期研发投入的财税激励机制。通过国家生物农业创业投资引导资金,推动设立一批从事不同阶段投资的专业型生物农业创业投资机构,鼓励金融机构对生物农业发展提供融资支持,引导担保机构积极提供融资增信服务。完善生物农业技术知识产权保护机制,依法保障知识产权所有者的权益,研究建立生物农业产业领域重大经济科技活动知识产权评估制度,提高创新效率和质量。 

  建立健全推动生物农业发展的协调机制,加强宣传工作,统一各方思想,形成广泛共识,打造生物农业的良好发展氛围和环境。积极调动社会和企业资源,形成促进生物农业产业快速健康发展的合力。农业部要与发展改革委、科技部、环保部、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等部门加强统筹协调,会同相关部门制定生物农业发展规划和重大行动计划等工作方案,加强生物农业与国家相关科技、产业专项等的衔接,强化对年度计划执行和重大项目安排的统筹指导。加快研究出台有关政策措施,确保国家生物农业相关规划任务落到实处。建立中央与地方信息沟通平台,形成高效协同机制。各地区要根据当地比较优势和产业发展现状,科学确定生物农业发展定位,出台政策措施,调整优化产业布局,强化产业链分工和区域协作配套。 

  二、加强理论技术体系建设,实施技术创新跨越战略  

  从促进现代农业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构建我国生物农业学科理论和技术体系。基于系统生物学、整合生物学等最新生物学理论的学科交叉融合思想,综合应用生物学领域所有有益理论,并吸收信息科学、计算科学等现代科技手段,建立系统化跨学科的生物农业学科理论体系和针对我国农业生物资源特点的现代化生物技术体系。如面对人口增加、粮食单产徘徊以及集约化农业环境代价日益加剧的严峻局面,可对充分利用区域光温条件的作物代谢研究成果指导培育新品种、各个区域作物高产水平和高效目标要求与水肥供应阈值耦合成果,把光能转变为生物能的最新成果运用到植物光合作用中,降低对土壤、水分的过度利用水平,利用现代信息和计算机技术,通过大数据的挖掘和应用,对进行追肥、施药和灌水等苗情分类管理技术进行技术集成与创新,在将高产和高效结合的同时,合理利用有限的资源,以实现大面积高产高效。 

  要充分发挥农业科研机构和农林类高校的技术优势,不断强化其公益性地位,同时加快成果转化步伐,使其在现代农业的建设过程中发挥强大的推动和支撑作用(吕春波,2013)。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调整学科与专业的设置,优化科技资源配置,针对制约农业产业发展的重大关键技术问题,建立和完善农业科技联合攻关制度,促进跨学科、跨行业、跨部门、跨区域的联合协作(蒋和平,2012)。 

  对科技管理制度进行改革。必须彻底改革农业科技立项、科研选题、课题组织、成果评审及职称评定等一系列管理制度;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激活机构的活力和创新人员的积极性;完善科技成果评审制度。  

  完善技术创新的动力机制。有效利用市场需求技术创新模式,技术供给创新模式,技术创新诱导模式和政府政策推动模式等多种创新动力模式,为生物农业发展提供新动能。 

  构建有效的协调机制。包括科研、教育、推广三部门的协调和推广服务主体之间的协调。建设符合国际惯例和自身发展规律的国家新型农业科技创新体系。逐步在全国形成一个布局合理、分工明确、高效运作、联动一体的农业科技创新协作网络。 

  进一步完善农业知识产权法律及其配套规范,政策导向全社会重视农业知识产权,重视围绕关键性农业技术领域构筑农业知识产权防御体系,通过制定政策,建立科学、合理的农业科技机构评价(评估)技术体系,组建农业知识产权保护互助组织,促进农业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发展。 

  三、重视新型农民培养,实施人才培育战略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今年“两会”四川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就地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农民观”的新表述。 

  实施生物农业人才培育工程,着力建设生物农业科技人才、经营人才和现代新型农民三支队伍的培养建设力度。2016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业创新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那个发展的意见》指出,农村已经成为创业创新的热土。据统计,近年来,过去从农村流向城镇的农民工、中高等院校毕业生、退役士兵等人员返乡创业创新人数累计达到570多万人,其中农民返乡工返乡创业累计450万人(秦志伟,2017)。 

  面向生物农业学科和技术发展需要,充分发挥高等院校的作用,培养生物学、农学高层次复合型研究人才。同时,立足产业发展需求,着力培养生物农业创新创业人才,特别是针对返乡创业农民工开展培训,使之迅速成为生物农业发展的生力军。优化强化面向生物农业从业人员的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通过多种渠道和途径培养造就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和农业企业家,推进生物农业技术转化、企业发展、经济繁荣。 

  鼓励企业与科研机构、高校联合建立生物农业技术人才培养基地。建立人才及人才团队在企业与科研院所之间流动的畅通渠道。完善人才评价标准体系,引导人才在生物农业产业链不同环节合理分布。加大对生物农业技术高端人才及创新团队的引进力度,吸引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国(来华)创新创业,促进生物农业产业的国际化发展(连维良,2012)。 

  四、加大资金投入,实施示范带动战略 

  切实解决生物农业融资渠道不畅、资金短缺问题。首先要整合政府资金,加大财政科技投入对生物农业的支持力度;其次支持生物农业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融资,鼓励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设立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引导社会资本增加对生物农业企业的投资;最后加大政策性金融对生物农业的资金支持力度,根据现代生物产业高投入、高风险、高收益、长周期等特点,结合国家税收改革方向,研究制定税收优惠政策,支持现代生物农业发展。随着科技金融的创新发展,推进生物农业科技基金的形成和发展。 

  发展生物农业,必须示范基地建设先行,强力推进生物农业示范带动战略的深入实施。当前在各地已经形成众多有机绿色示范基地,形成一些特色品牌,为生物农业发展带来积极效果。进一步激励农民、合作社、企业向生物农业的方向发展,形成各种各样的特色生物农业示范基地,打造绿色品牌产品,推进农业的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形成大力发展生物农业的良好局面。 

  陕西省大荔县生物农业规划 

   

   

  大荔县主导生物农业产业发展总体布局示意图 

  五、加强市场开拓,实施绿色健康产品推进战略 

  如前所述,土地污染、水污染、重金属残留等带来的农产品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与民众息息相关的食品安全问题,供给绿色安全健康的农产品已经成为关系民生的国家重大需求,必须从农作物种植、生产、加工、流通等各个环节加以控制,才能形成全链条的安全通道。 

  建立生物农业技术新产品需求激励机制。打破区域垄断,扶持生物农业创新企业开拓国内外市场。完善生物良种、绿色农业生物制品补贴政策,推进基因农业、绿色生态农业生产不断扩展。稳步推进非粮种植产业化示范。加大力度推进资源税费改革,加快淘汰落后产品、技术和工艺,促进新兴绿色技术、产品的推广应用(连维良,2012)。 

  加强农业供给侧改革,提供绿色健康农产品是“健康中国”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以生物农业发展推进绿色食品安全优质精品品牌建设, 坚持政府推动与市场引导并行, 以满足高层次消费需求为目标, 带动农产品市场竞争力全面提升。 

  六、融入“一带一路”倡议,实施国际化发展战略  

  (1)引进以色列、丹麦、欧美等国家的先进技术与理念,推进我国生物农业升级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生物农业发展提供重大机遇。“一带一路”涉及65个国家、44亿人口,时空域上具有范围广、周期长、领域宽等特点,是一项长期、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郭华东,2016)。把握“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农业发展机遇,重点是充分利用好国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促进农业“走出去”和“引进来”,大力推进具备竞争优势的农业资本和技术走出去,引导农业技术企业输出先进农业技术,特别是加强农机及农产品生产加工等领域的深度合作。 

  (2)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发展机遇,输出我国剩余农业劳动力、富余资金、成熟技术,扩展农业发展空间。 

  2012年12月,国务院印发《生物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加速科技成果转化推广,增强生物农业竞争力。围绕粮食安全、生态改善、农民增收和现代农业发展等重大需求,充分发挥我国丰富的农业生物资源优势,加强生物育种和农用生物制品技术研发能力建设,促进创新资源向企业集聚,加快开展新品种研发、产业化和推广应用,完善质量和安全管理制度,推动生物育种产业加快发展,促进农用生物制品标准化高品质发展(李慎宁,2013;刘学智,2013;孟弼胜,2013)。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是属于发展中国家,除了公路、铁路、港口以及农田水利基础设施都很薄弱外,也缺乏较为先进的农业技术。大力发展生物农业产业,全面提升农业发展水平,是实现我国农业技术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送的重要路径。 

  (3)充分利用“一带一路”的政策和资金保障。 

  政策环境和融资机制是一切产业发展的保障,“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国家领导人多次出访与有关国家元首进行会晤,深入阐释“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刻内涵和积极意义,得到了沿线绝大多数国家的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其中不乏农业国家及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占重要地位的国家,农业项目一般启动较快、易得民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的农业领域合作往往容易率先实施,这就为农业“走出去”提供了政策和资金配套支持空间。目前方兴未艾的绿色金融机制,倡议更多的资金投向绿色生态产业,这些资金对于我国特色农业“走出去”来说更是可谓“久旱逢甘霖”(陈寒凝,2015)。

[高峰 马齐] 撰稿 

  (版权说明:转载请联系本中心、并请备注来源及作者信息。)